风的尽头若有光

弟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

初恋的光临极无知

就是在日记内每段也渗满你的影子

如果恋上你不曾告知

 谁会知踌躇着不肯表示寄情达意

 谁提示遗忘掉身份印象来试试

真心话殊不知

只恐友情一撕撕碎率真的莞尔



虽然不专业,但已经尽力了